麻醉
  • 定     价¥ 36.8
  • 作     者浙江文艺出版社
  • 出 版 社浙江文艺
  • 出版时间2014-01-01
  • I S B N9787533938765
  • 所属分类 图书 >  小说 >  情感小说
我要推荐
内容简介 福士高伸过着普通人想的那种生活:大女儿容子有一个称心如意的未婚夫,即将迎来婚礼;二女儿香织刚刚大学毕业,等待着翻开人生的新篇章;小儿子达彦还在念大学,享受着怒放的青春;自己的事业也顺风顺水,与爱妻相濡以沫二十多年,家庭已成为他感到放松、踏实、温馨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妻子病重住院,麻醉医师一次偶然的失误,一针下去,高伸的人生从此脱轨,他的世界不再完整,而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生活,也开始发生不可挽回的剧变……
编辑推荐 1.渡边淳一骨铭心的医情小说
  2.一针下去,一个家庭从此支离破碎
  这样的事,可能发生在世界上每个地方,也可能发生在你我每个人身上
  不要等到一切都无可挽回时,一个人痛苦流泪……  3.这部小说,如果能够促成人们对医疗过失的反省,并为杜绝此类事故而敲响警钟的话,那无疑将是一大幸事。——渡边淳一
目录 书摘 据医生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手术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完成。因此上午十点多,还在进行预案说明的时候,他看过一次手表,心想这会儿手术该结束了吧。等到十一点,大家基本敲定了香皂的颜色、形状时,他又在心里估算着:此刻妻子一定完成手术,回到病房了吧。
   长女容子昨晚开始一直陪护在医院。父女俩事先约好,手术一结束,容子就立即打电话到公司,向父亲报告结果。
   会议又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临近正午才宣告结束。其间,高伸只接到过两通电话,一个是他的大学同学,另一个是一家进货商场打来的。
   回到办公室后,高伸询问负责接听电话的女职员角谷,会议期间是否有自己的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只有埼玉的工厂及分室的营业所来过咨询电话。
   为何医院那边迟迟没有消息?从时间上推算,手术应该结束了呀。
   莫非出了什么事故?一股不安的思绪瞬间袭上高伸的心头,然而几乎是同时,他就坚决地否定了这个念头。
   也许手术已经顺利完成,但容子忙于照料母亲,顾不上打电话吧。高伸自我安慰了一番,便决定先外出解决午饭问题。可是毕竟心里不踏实,走到出口处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站在了电话机前。正当他掏出电话簿,查找妻子所住医院的电话号码时,刚才的那位女职员角谷跑出来叫住了他。
   “主任,您女儿的电话。”
   果然是容子搞忘了呢。高伸急忙折返办公室,拿起电话听筒,张口就问:
   “手术结束了吧?”
   “嗯……”容子应了一声之后,间隔了好几秒钟才继续说道,“是结束了,不过妈妈好像还在集中治疗室里。”
   “她人还没回病房吗?”
   手术前医生曾说过,手术本身只需一个小时,术后不久,病人就可以回自己的病房了。
   “手术不是结束了吗?”
   “那是没错。刚才还让我看了摘除的东西。”
   “摘除的东西?”
   “子宫被……”
   妻子得的是子宫肌瘤,医生已经告诉过他们,在摘除肿瘤的同时,子宫很可能会被一并切除。
   “既然病变的地方全部清除掉了,就该没事了吧?”
   “我想是吧……”
   容子的声音没什么底气,于是高伸又追问了一句:
   “知道为什么还没回病房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他们说妈妈还没苏醒。”
   “是劲儿还没过去吧?”
   “可是,应该只是腰腹以下的半麻吧。”
   确实,昨天和妻子通电话时,她还说过,只需对腰部以下进行麻醉,自己能够保持清醒真是太好了。
   “那我马上赶过来。”
   高伸的原定计划是午餐之后,利用下午上班时间,与营业部门的相关人员开个碰头会。不过,这件工作大可委派给副主任八木泽去完成。反正傍晚下班后也要去医院,现在索性提前赶过去看看情况,倒还更放心些。
   高伸跟刚才的那位女职员交代了一声,就离开公司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到目黑的都南医院……”
   从公司到医院,不堵车的话,只需半个小时的车程。
   坐在汽车座位上,高伸开始重新梳理刚才与容子的那通对话中的主要信息。
   医生明明说过,手术中只采用腰部以下的半麻,病人可以保持清醒。那么为什么妻子还会昏迷不醒呢?是因为手术中的某种需要,临时改为了全麻,还是为了术后止疼,加用了安眠药呢?
   手术已经结束,人却还留在集中治疗室。从这点来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新情况不宜搬动病人,所以暂时不能移送病房吧。
   想到这里,高伸自问:如果真有那样的突发情况,医生理应第一时间通知家属的。
   到目前为止,院方并未给出通知,由此可见,应该只是
网站修改建议
意见提交
您好,我是蔚蓝馆配销售经理高辉,电话:130-1116-6505,欢迎您来电咨询或者提出改进建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