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 定     价¥ 32.0
  • 作     者叶萱
  • 出 版 社百花洲文艺
  • 出版时间2014-06-01
  • I S B N9787550009110
  • 所属分类 图书 >  文学 >  散文随笔 >  中国现当代随笔
我要推荐
内容简介 懂得眷顾亲情的人,往往更容易幸福。
  作为一名拥有多部作品的作家,叶萱仍然觉得此生的作品是她的一双儿女,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世界上丽的奇迹。
  她在等待孩子长大的漫长时光里,通过有趣生动的亲子故事,以及养育孩子过程中对亲情的感悟,一点点写下这些有期待亦有反思的文字,读过的人都说:“只有真正懂得爱的作家才写得出这样美好的暖心亲子散文。”
  喧嚣俗世,我们忙着安身立命,不自觉就有了一颗沧桑的心。然而因为“为人父母”,我们才可以在八小时以外,在拖着疲累身体打开家门的瞬间,找回童年的烂漫与不设防的温柔。
  或许,这才是上天赐予每一对辛苦养育儿女的父母一份厚的礼物。
  爱的亲子关系,其实就是让自己回到童年,和孩子们一起,重新长大一回。那是一场后青春时代的“逆生长”,是你的生理年龄在变老,然而托孩子们的福,才有机会体会那些懵懂目光背后澄澈的心灵,以及有机会弯下腰,体验100厘米世界中,那些真纯的好奇与热切的张望。
  我倾尽全力教予你善良正直,不过是期冀你用温柔的目光看待周遭,以及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编辑推荐 目录 自序:爱的备忘录
  PART1:谢谢你,走进我的生命里
  200%的爱
  宝贝,你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他们不会把对你的爱分出50%给弟弟,恰恰相反——他们给你100%的爱,也给弟弟100%的爱。在这个基础上,你爱弟弟,弟弟也爱你,于是在长辈们100%的爱以外,你们因为彼此的存在,而真正拥有了爱的加倍。
  你们眼睛里的彼此
  作为“双独夫妇”,我们有一个属老虎的女儿和一个属兔子的儿子。我们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物质,只为他们在未来的悠长时日中能够共同成长、相互扶持、彼此依靠。我们也曾担心姐姐是否能够接受弟弟的存在,却没想到从一开始,他们就住进了对方的眼睛里,以对独生子女而言无法体验的方式,彼此牵念。
  1.5倍的麻烦与2倍的欢喜
  要知道,妈妈心态够阳光、够积极,才不会把生活的重压转移到家人,尤其是孩子们的身上。所以,想要一个乐观开朗肯奋斗的孩子,请务必先成为一个乐观开朗肯奋斗的自己。而一旦成为这样的自己,所有那些麻烦,会自动转化为生活的乐趣。
  “爱”是一种通俗的表达
  你们的妈妈,努力在生活的字里行间进行各种通俗式再解读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你们在张望这斑斓周遭的同时,能用简单的方式理解普世的价值。她从没有把你们当作只需在羽翼下长大、什么都听不懂的无知孩童,而你们也真的给了她无数次的惊喜,让她感觉到你们对这世界的接纳。
  后青春时代的“逆生长”
  现在,我终于知道,爱的亲子关系,其实就是让自己回到童年,和孩子们一起,重新长大一回。那是一场后青春时代的“逆生长”,是你的生理年龄在变老,然而托孩子们的福,才有机会体会那些懵懂目光背后澄澈的心灵,以及有机会弯下腰,体验100厘米世界中,那些纯真的好奇与热切的张望。
  PART2:我把的世界,放在你掌心
  扉页上的期待
  宝贝,阅读的意义,就在于获取快乐。而倘若这个过程中又能获取知识、力量、友谊……那便是福的事了。愿你,愿你们,能永远拥有如此简单、温存的幸福。
  两个人的旅行
  妈妈和女儿的这场旅行,就像我想象中终有一天,长大后的儿子会和爸爸单独出门旅行一样,都将渐渐成长为男人和男人之间、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对话——那是对彼此成长的私密分享,更是相同性别基础上,感同身受的影响。
  和女儿一起的下午茶
  妈妈说,“幸福”就是你们俩,一个睡得香喷喷,一个阳光下笑眯眯,我们没出门,我们宅在家,我们一起喝下午茶,我们聊聊新变化,比如,幼儿园里的小花卷、喜欢的男孩子,还有你们一天天长大,但我们始终深爱,彼此依赖,直到在心底,开出一朵花。
  与女儿有关的人生愿望
  当浪漫的想象渐渐落地为你的吃喝拉撒睡,当我要用一句话概括所有对你的期望时,我的孩子,我突然发现,所有那些美丽幻想,竟都不敌这通的四个字:平安喜乐。
  与儿子有关的若干期待
  儿子,要记住,“男人”的真正标签不是络腮胡子也不是双节棍,不在于身高、模样、胸大肌,而是眼光、胸怀、责任感!要懂得对哪怕是近的人的付出心存感激,并给予对方同样的爱与尊重、牵念与分担。
  PART3:总有些无伤大雅的泪花,是生活的笑意
  所有那些困扰的长度
  现在我相信了,的家庭教育,是父母的自我成长。所以,谢谢你们,我的孩子,以生生不息的姿态,制造新命题,督促我成长。未来,必然还有形形色色的困扰此起彼伏,但我有勇气直面一切困扰——因为,所有那些困扰,总不会比爱长。
  给男孩子做妈妈
  我现在也终于理解了,对很多男孩子的妈妈来说,不是她们不用
书摘 200%的爱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有时,我爸会开玩笑,问我:“让妈妈再给你生一个弟弟好不好?”
  我果断摇头,“不好!”
  怎么会好呢——有了弟弟,我的零花钱就要少一半,爸爸妈妈的爱也要少一半(虽然估计我妈吼我的次数也会少一半吧),说不定他们还会重男轻女,从此我失去的将不仅是一半的关注,还有可能是三分之二、四分之三,甚至全部!
  这当然不会是捕风捉影,因为据说,在我出生那天,秋高气爽的天空下,海边一个有花藤树荫的小院里,爷爷一直在开心地擦一口小锅,说是要“擦干净了给孙子热奶喝”。可是随着姑姑跑回家报信说“生了个女孩”,爷爷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站起身啪地一下把擦了一半的锅摔远,转身就走。怒气冲冲的爷爷在那一瞬间满怀绝望:因为“独生子女”政策的推行,只有一个儿子的他,绝后了!
  没人知道,二十几年过去,我一直为这个“据说”耿耿于怀,哪怕后来爷爷奶奶对我也很疼爱的时候,我都仍然无法忘记那个划出一道抛物线的小奶锅。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近乎偏执地热爱着“独生子女”政策,从不吝于表达自己作为独生子女的幸福感——没有人和我抢爸爸妈妈,他们赚的钱都给我一个人花,所有人都宠着我,我在蜜罐里长大,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孤独!
  彼时,我二十五岁,给杂志写专栏。我近乎宣誓一样书写下自己作为独生子女可以独占一份关爱的心理优势,言之凿凿:未来,为了不失公平,为了全情投入,我的人生也只能容纳一个孩子!
  然而,仅仅过了六年。
  六年后的2011年,隆冬,我的外婆病危了。我亲眼看着我妈和小姨每天在医院里照顾她,直到她咽下一口气,姐妹俩抱头痛哭。那是腊月二十四的晚上,我们坐在一起守灵,听她俩絮絮叨叨从小时候顽皮淘气的故事开始讲:讲我妈如何调皮,翻墙头偷隔壁大叔晒在自家院里的螃蟹腿吃,出来时给不擅爬墙的小姨带一兜;讲我妈打碎了家里的碗,跟小姨商量说“妈你,你就说是你打碎的”,憨厚的小姨点头答应,谁知当晚就被我外婆狠揍一顿;讲妹妹从不记姐姐的仇,下次姐姐翻墙再去爬树摘果子吃,妹妹还在外面放风,等着姐姐给自己带果子下来……
  直到多年后,姐姐读完大学,妹妹进了工厂,姐姐在此后很多年里都时刻惦记着要给妹妹买点什么,妹妹家有新鲜食物也总要送一些到姐姐家里来。姐姐的女儿和妹妹的儿子在小时候互相深深嫉妒着对方,因为都一直觉得自己的妈妈爱对方多一些,自己的妈妈简直不是亲妈,怎么看怎么像后妈!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妈、我小姨、我、我表弟,我们四个人哭得稀里哗啦,我表弟甚至对我说:亲眼看着一个亲人咽气,实在是太残忍了。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父母不在了,他申请一个人进去送行,女人们还是在病房外面守着好,不然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太让人崩溃。
  我在那一刻想,如果这是我的亲弟弟,该多好。
  腊月三十,我们去给外婆烧“头七”,我再一次被小姨的一句话戳中心脏——她跪在外婆的骨灰盒前,哭着说:“妈你放心吧,过年的东西姐姐都给我准备好了,什么都不缺……”
  也是这一年,我爸的公司缺少流动资金,我的姑姑们依次来到我家,每个人都拿出一张房产证。她们似乎并没有考虑万一自家兄弟生意失败,自己会不会流离失所,只是平静得好像拿出压岁钱那样拿出房产证交给我爸去抵押贷款。中间表妹想卖掉旧房买新房,四姑毫不犹豫地告诉她:钱的问题自己想法解决,绝不可以找舅舅要房产证,在舅舅缺钱的时候,任何人不准让舅舅伤脑筋。表妹恍然大悟道:“哦,我忘记我舅拿去抵押了,那我再想办法吧。”
  这就是我生活着的家族——没有大款,只有普通人,过着吃穿
网站修改建议
意见提交
您好,我是蔚蓝馆配销售经理高辉,电话:130-1116-6505,欢迎您来电咨询或者提出改进建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