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心理学
  • 定     价¥ 26.8
  • 作     者(德)托瓦尔特·德雷特福仁,(德)吕迪格·达尔可著
  • 出 版 社上海三联书店
  • 出版时间2014-06-01
  • I S B N9787542643209
  • 所属分类 图书 >  社会科学 >  心理学 >  应用心理学
我要推荐
内容简介

  作为身心整合疗法的经典之作,本书提出了一个创新的观点:所有疾病的根源都是心理问题——生病起因于我们心灵的失衡。所以,种种病症不是敌人,而是帮助我们了解内心的友。作者无意否定正统医学的功用,而是希望读者能以崭新视角,发现被忽视的身体的本意,从中学到人生功课,实现全面圆满的健康。

编辑推荐

  身心整合疗法开创之作 三十年
  从千奇百怪的症状中领悟自我疗愈之道
  把疾病当成*亲密、*诚实的朋友,才是对待身体的正确立场
  读懂疾病的象征意义,发现更真实的自我
  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会生这种病?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生同一种病?
  其实,疾病是在对你讲述未被正视的心理问题

 

目录

译者序 与身体对话 

作者前言 

第一章 认识疾病与疗愈 

一  疾病与症状 

疾病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使我们变得完整。疗愈只来自疾病的转化,而不会来自症状的克服。

二  对立与合一 

每一极的存在都需要另一极,善良要依靠邪恶才能存在,和平要靠战争,健康要靠疾病。

三  阴影 

阴影是人不能或不愿看到,却又存在于自己里面的部分,是我们的威胁。

四  善与恶 

恶并不是善的对立,对立本身才是恶。

五  疾病是人的本质 

疾病并不只是自然的功能失调,更是促使我们从不完整走向完整的转折点。

六  寻找原因 

因果关系只是我们的意识解释事件的可能方法之一。类比可以帮我们揭开万物内在的相似关系。

七  深入探究的技巧 

我们问题是看不见自己身上的问题。

第二章 症状及其意义 

一  感染 

发炎的过程其实就是“身体里的战争”。

二  抗拒 

抗拒是不让对方进来,抗拒的相反就是爱。

三  呼吸 

呼吸,一呼一吸,象征获得和释出,拿取和给予。呼吸系统的疾病与“接触”和“关系”有关。

四  消化 

消化过程同化可以同化的部分,排出不能同化的部分。饥饿表达出某种渴望。吃通过整合来满足我们的欲望。

五  感觉器官 

感觉器官是灵魂之窗,感觉器官越是不能适当发挥作用,我们就越会学到向内看、往里听。

六  头痛 

头痛就是思想脱离轨道的确切信号,表示我们以错误的方式运用思考,追逐没有把握的结局。

七  皮肤 

皮肤的功能在分离与接触这两极之间徘徊。我们通过皮肤向世界展现自己。

八  肾脏 

肾脏的疼痛和疾病总是出现在我们与伴侣发生冲突的时候。

九  性欲和怀孕 

所有性问题的背后都是恐惧。

十  心脏与循环 

头脑和心脏,理智和感受,完整的人同时有这两种功能,并达到和谐的平衡。过于偏重任何一方,都会引发问题。

十一  运动系统与神经 

运动系统疾病的核心主题,就是动作和休息、活动和僵硬之间的对立。

十二  意外事故 

我们总是找寻机会把自己的过错投射到“外在”,从我们责备“外在”、将之视为加害者的激烈程度,就可以看出我们多么仇视自己内在的加害者。

十三  精神症状 

精神疾病使我们诚实,以别人害怕的强烈程度和全部力量,补偿我们原本丧失的所有部分,绝望地想恢复平衡。

十四   

反映我们的行为 :是在错误层面的爱。

十五   

,是所表现的问题的自然延伸。和都属于“生病的爱”。

十六  怎么办? 

答案只有三个字 :“向内看!”

附录  器官和身体部位的心理意义 


书摘

当人的身体表现出症状时,或多或少会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而常常扰乱了原有的生活规律。症状是个信号,使我们的觉察力、注意力和精力都去关注症状,并搅乱平常生活。不管我们愿意或不愿意,症状都会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我们会把这种“外在”的扰乱视为困扰,所以通常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排除困扰。人讨厌受到困扰,于是揭开对抗症状的战争,而即使是一场战争,也隐含有关切和注意,所以症状总是能确保我们的关心。
  自从希波克拉底以降,正统医学一直试图说服病人相信,症状多多少少是偶然的现象,要以机械化的过程来寻找原因,于是每个人都努力研究这些过程。正统医学小心地避免诠释症状,认定症状和疾病都是没有意义的,却剥夺了信号真正的功能——症状如果没有意义,信号就丧失了重要性。
  为了说明起见,容我们打个比方。汽车的仪表板有完整的警示灯,当某个重要功能无法适当运转时,警示灯就会亮起。如果在旅程中,真的遇到其中一个灯亮了,我们会感到扫兴,因为这个信号而必须中断旅程。我们的焦虑当然是合理的,可是,如果为了灯亮本身而烦恼,岂不是太愚蠢了吗!灯亮只是告诉我们需要花时间找出哪里出了问题,因为问题出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所以我们把灯亮看成需要找修车厂的警讯,等修理好以后,灯就不会再亮,而我们也能高兴地继续旅程。可是,如果修车工人只是把灯泡拿掉,那我们必然感到生气,没错,灯不会再亮了,这确实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可是达到这个结果的方法却太肤浅了,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使灯不亮而已,如果能灯亮,当然是的,可是一旦灯亮了,我们就必须把注意力转移到背后的问题,找出真正故障的地方。换句话说,灯亮的真正作用,只是一种指标,使我们找出真正的问题。
  就好像警示灯亮的比方一样,症状也是如此,一连串身体的症状是不可见过程的可见表现,这个信号的作用是要我们停下来,找出有什么地方出故障了,让我们查询背后的问题是什么。所以实在没有必要对症状感到烦恼,试图防止症状的出现更是荒谬。并不需要防止症状的发生,而是要让症状不需要发生,可是,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先把目光从症状本身转移开来,检视更深层的东西,才能了解症状在指明什么事情。
  正统医学的主要问题就是没有能力走出这一步:形形色色的症状太迷人了,于是把症状等同于疾病,换句话说,医学无法区分形式和内容的差别,于是不断把大量资源和技术用在器官或某一部分身体的治疗,却不曾治疗真正生病的人。医学追逐的目标是有朝一日能去除所有的症状,却没有花一点时间深入去看这个观念是否合理而可行。令人吃惊的是,这样清楚的事实却无法使狂热的追求变得脚踏实地。自从所谓现代医学出现以来,并没有使病人的数目减少一分一毫。病人和过去一样多,只是症状发生变化,却有人努力以部分症状的统计数字来掩盖这个严重的事实,骄傲地宣称在传染性疾病上得到胜利,却只字不提其他症状越来越严重而频繁的情形。
  除非开始从疾病的角度,而不是从症状的角度来观察,否则无法得到真实的结论。疾病从来就没有减少过,现在如此,将来也必然如此。疾病就像死亡一样,是深植在人性中的特质,无法以一些公式化的花招就将之连根拔除。如果我们能体会到疾病和死亡令人敬畏的伟大力量,就必然在这体会之光中,了解以我们的力量来对抗疾病和死亡是多么可笑。当然了,我们也能以物理的自然过程来解释疾病和死亡,而不让自己有所醒悟,好继续相信自己的伟大和。

网站修改建议
意见提交
您好,我是蔚蓝馆配销售经理高辉,电话:130-1116-6505,欢迎您来电咨询或者提出改进建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