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父亲一起过日子
  • 定     价¥ 25.0
  • 作     者(美)克莱伦斯·戴著
  • 出 版 社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
  • I S B N9787544775533
  • 所属分类 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我要推荐
内容简介 爸爸就像一座“活”火山,动不动就炸开了:在他看来,生病只是懦弱的表现,哪个不长眼的要是当着他的面哼哼,肯定会被臭骂一通;他跟不懂事理的马儿死犟到底,定要那畜生臣服于他;他认为有些技能是每个孩子都必须掌握的,比如唱歌,哪怕这个孩子毫无音乐细胞;他嫌弃妈妈动作慢,跟一枚纽扣较上了劲,尽管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把自己的手指戳了个窟窿而已……爸爸很霸道,但他行事公正,强势而不失柔情。更重要的是,在我们的成长和教育中,他从不缺席。 编辑推荐 《跟父亲一起过日子》是一部暖心励志、妙趣横生的成长经典。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吕叔湘评价,它“虽不像世界名著里的人物那么家喻户晓,却同样拨动读者的心弦”。该书取材真人真事,曾在主流杂志《纽约客》连载,堪称“欢乐版《摔跤吧,爸爸》”。作者以轻松幽默的笔调展现了一个美国上层中产家庭的生活样貌,尤其是刻画了一个霸道又不失柔情、让人捧腹的父亲形象,以及一家人的相处与成长。原版书出版后极为罕见地两次登上北美年度书榜,至今影响不衰,很多学校仍把它作为七八年级的阅读。据其改编的舞台剧曾在百老汇连续演出七年,所创纪录至今未被打破,改编电影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有感于这些故事“活泼生动,故事里的人物几乎要从书中跳出来”,吕叔湘先生很初选译了其中七篇,收入自己的译文集中。儿童文学作家程玮筛取贴合当下生活的若干篇目,接力翻译。 目录 【目录】 父亲带我见世面 马背上的父亲 父亲面对疾病 唱歌的才能 高雅的乐器 父亲教我守时刻 父亲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父亲拆看我的信 父亲派我去看世博会 父亲袖手旁观 父亲和十字军骑士的第三任妻子 父亲企图叫母亲喜欢数字 父亲的旧裤子 父亲钉扣子 父亲一夜没睡好 父亲要别人都跟他一样 父亲让电话进门 书摘     【文摘】 唱歌的才能 那年我大概十岁,乔治八岁。有,父亲突然想起来要让我们接受一些音乐训练。有很多东西,他认为男孩子是必须学习的,比如说游泳,擦自己的皮鞋,记账。虽然学校不教,但这都是他期待男孩子必须掌握的技能。现在他突然认为,我们的教育里也应该有音乐这部分。他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会演奏一两件乐器,还应该会唱歌。 他也许是对的。他的想法很有道理。可是,孩子跟孩子是不一样的。我根本没有一点音乐细胞。 父亲好像没有考虑过这一点。在他看来,孩子就是一块未经雕琢的原石,做父亲的有责任对他进行雕琢。我说,我不会唱歌。他说,胡说。他走到钢琴前面,弹了一组音阶,清了清嗓子,唱起来:“哆—来—咪……”他很投入地唱了一遍,再把高音阶和低音阶各唱了一遍。然后他转向我,让我跟着他的琴声唱。 我一点点勇气都没有。我又认真地跟他说了一遍,我真的不会唱歌。他笑起来。“你怎么知道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他用和蔼但坚定的口气说,“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他总是那么自信,除了相信他,我别无他法。很可能,他能够发现一个男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的才能。当然,这有点令人怀疑。但是,如果他说我能唱,那我就能唱。 我顺从地站在他面前。他弹出靠前个音。他从来不愿意多做解释。我大概知道他想让我怎么做,就大声地跟着发出一个声音。 “不,不,不!”父亲厌烦地说。 我们又试了一遍。 “不,不,不!”他把那个音弹得更响。 我们又试着重复一遍…… 慢慢地,我明白了,我得跟着钢琴的那个声音唱。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可以做到这一点。钢琴发出的那个声音跟我的声音接近不一样。对于那些不同的音符,我可以分辨出它们之间的差别。可这帮不上我什么忙。每个音符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钢琴这一端的一个琴键发出很低沉的声音,钢琴那一端的一个琴键发出很尖锐的声音。我也可以让我的声音变得很低沉,或者很尖锐,或者适中。但在这些之外,我实在做不到了。 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还是站在原处,注意力高度集中。父亲还在强迫我唱。我们接近陷入了僵局。他不愿屈服,我不能屈服。有两到三次,我觉得差不多就要唱对了,可我的声音不听我的指挥,我也不相信我能指挥它。我认为我的声音没法达到我对它的要求。父亲坚持着,让我发出那些古怪的发音。哆,来,咪,发,梭,拉,西,哆!真是一个噩梦, 后来父亲干脆放弃了让我唱整个音阶,只是让我发出一个音—哆。当他弹音符的时候,我继续张大嘴巴,大声喊出那个哆,希望碰巧能唱对。他皱着眉头,用力敲打着琴键。我继续大喊:“哆!” 乔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同情地看着我。他的日子比我好过些。乔治是一个好弟弟。他崇拜我,爱我,我也从心底里喜欢他。可我总是在他前面充当试验品。父亲所有当父亲的经验先是从我身上获取的。他这个人对孩子抱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在我的身上,他的那些幻想被一点点地磨灭了,但他还在顽强地坚持着。只有在长期的斗争以后,他才会慢慢放弃一点。很后,他很失望,很生气。而我每次都觉得一败涂地。我真心希望父亲偶尔也在弟弟们身上尝试一下,虽然对他们有点残酷,但我至少能松口气。可是,不。失望之后,他又有了新的计划。作为很年长的孩子,这新的计划又会从我开始试验。当父亲在我身上做试验的时候,乔治和另外两个很快乐地躲在后面看热闹…… 母亲穿着长长的裙子走了进来。父亲顽强地在钢琴上弹着第九千遍的哆,我稳稳地站在那里,绝望地喊着哆。 “为什么,克莱尔?!你在干什么?”母亲喊。 父亲跳了起来。我认为,他很愿意有这样一个解脱的机会。这能让他停顿下来,而不会丢了面子。当然,他不愿意为此丧失一丁点的
网站修改建议
意见提交
您好,我是蔚蓝馆配销售经理高辉,电话:130-1116-6505,欢迎您来电咨询或者提出改进建议,谢谢!